保保金水( ´ ▽ ` )

且行且歌,愿你一世风流过,不枉红尘。

三世劫

新文驾到~甜度百分百,不甜不要钱~墨墨仙女妙笔生花~我就静待下场啦~

醉墨凝:


  第一世 第一章 狐狸与道士


周奕梵望着他前几日挖的坑,看了看自己的手掌,几个大水泡。


辛辛苦苦的挖了个大坑,埋了好几个超级贵贵贵的符咒,竟然只坑住个三尾灵狐。


他望着坑里的狐狸,尽量把声音放柔和:“小狐狸乖乖,你出来好不?”


“不要!你咋不把小爷放出去?”


“嗯……前天只记得买罩住的符了,忘记买解开的符了。”


“小狐狸乖乖,你有三只尾巴,牺牲一只尾巴就可以出来了。”


“不要,小爷不、出、来!”


周奕梵“咚”的一声跪在坑边“狐狸大爷!您就出来吧!”


狐狸很惬意的躺在坑里,一只爪子支着长长的嘴巴,一只爪子轻轻剔着牙。


“坑住本大爷还不开心啊,大爷我可是身娇肉贵,这山上最贵最美最战无不胜的就是大爷我了。


“是是是,那还请狐大爷您轻移玉步,快点出来吧。”


“那你告诉大爷,你本来想坑啥?”


“我这不是想练丹,想坑个黼纆嘛。”


“黼纆不是植物?干嘛要挖坑?”


“有灵性了不会自己跑嘛,跑着跑着就掉坑里了。”


狐狸翘了翘耳朵,它的耳朵和尾巴上都有一撮粉红色的毛,一晃一晃的。周奕梵觉得它可能有点来火气了。顺手就拔了点浦地蓝准备等它上来送给它,当谢礼。


狐狸看见他的动作,问:“你干嘛呢?”


“这个可以做清补凉,喝了会舒服,我多拔点你回去熬着喝。”


狐狸看着周奕梵,琥珀色的大眼珠子转了两转,嘴往两边裂开。周奕凡吓了一跳,我擦!这死狐狸笑什么?


他警觉的竖起耳边,果然听见狐狸说:“本大爷心情好,小道士,乖乖的跟大爷我走吧。”


周奕梵紧紧抱住浦地蓝,惊恐的说:“我是男的!”


“我也是啊。”


变态,你个基佬狐狸,周奕梵仰头站了起来,拿鼻孔对着它,有些气愤地说:“本道爷可是走正经修仙之路的,不走双修这种下流无耻之道!”


“啊?双修是什么?大爷不懂得。但你这小道士如此不听话,信不信本大爷给点颜色你瞧瞧?”


周奕梵退后两步,双手在袖中捏住一个符咒,这是他压箱底的符咒了,想想就是肉痛,可和自己的贞操比起来,还是贞操重要点吧?


只见那个巴掌大的狐狸抖抖身上的毛,弓起脊背,周奕凡只觉得四周空气似乎胶着了,只见那个狐狸不停的涨大涨大再涨大,最后,涨成了脑袋差不多大小,得意地问:“牛不?”

周奕梵退开两步,“不牛。”


听了这话,狐狸眼珠转了转,又眨了眨,原本琥珀色的瞳仁瞬间变成了鲜红色,眼球上布满了血丝,一声低吼后,肉爪向地面重重一拍。周奕梵只觉得脚下的地开始剧烈的震动,一个晃神,就看见一道道裂缝从狐爪落地的点迅速向外蔓延,不过三息就要裂到自己脚下了!


狐狸得意的问“这下怕了……”


话声未落,它一个咕噜掉了下去,坑被它拍塌了。无数的泥土落了下来,把它压得死死的。


周奕梵望着这个坑,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晶莹的泪珠一颗颗落了下来。


“我的符咒啊,花了我十两银子啊……”


周奕梵躺在木板床上,眼泪止不住的流,这个臭狐狸,害得我一贫如洗,我恨不得抽他的筋,扒他的皮……


窗外,传来一阵有气无力的呼唤:“小道士,小道士。”


周奕梵一咕噜爬起来跑出去,发现一只灰狐狸趴在院子里。一只爪子向周变梵伸过来:


“快,来搭把手。”


我擦,你个变态,以为换身毛我就不认识你个基佬狐狸了。周奕梵拿起墙边的木棍,准备给它来一棍子。哪知道狐狸爪子顺爪拍下来,地面裂开几条缝。


“小道士,你看我为了你,受了这么重的伤.。”又一爪子拍下来,地面又裂开几条缝。


“大爷,你就别拍了,再拍我这小破屋就塌了。来,这个可以当拐棍。大爷你慢点走。”周奕梵饱含热泪道。


“不要,你抱我。”狐狸干脆趴在地上不起来。


周奕梵只好抱起它,别看它只有脑袋那么大,还挺沉的,手感还不错,刚才应该被压得不轻,额头上的红毛凌乱不堪,有的地方,还带着血迹,沾在毛上,一团团的,三支尾巴也无精打采的垂落着。


周奕梵把狐狸放在桌子上,先拿布擦干血渍,再上了金创药,用布包扎好伤口,最后倒了盆温水,给它擦毛上的灰土。


狐狸高兴的眼睛都眯了起来,把头软软的搭在周奕梵的胳膊上,尖尖的鼻子一个劲的往周奕梵的脸上蹭。


“干嘛?想饶脖子么?”周奕凡冷冷的说。


一个劲点头。


周奕凡叹了口气,伸出手,在它的脖子上饶着。


想我天姿聪慧,三岁起蒙,五岁摸骨,八岁修道,结果,竟然被只小狐狸玩弄于股掌之中,人生之大不幸莫过于是啊……


狐狸被他摸得舒服了,一下翻了个身,把肚皮亮了出来,周奕凡顺手也饶了上去,唉,这些日子练丹也不顺,丹炉被炸了几顶,现在连最后压箱底的钱也没了,吃饭都吃不上了,这日子,没法过了……


说着,就听到“咕噜”一声。


又是“咕噜”一声。


他低下头,肚子“咕噜”叫了一声,好像是二重唱一样,马上,他手掌下面也发出“咕噜”一声。


狐狸两眼亮晶晶的望着他:“小道士,我肚子饿了。”


周奕梵叹了口气:“我还不是饿了。”


“那你去做饭啊。我要吃鸡!”


周奕梵呼的一下站起来:“我是修仙之人,不能杀生!”


狐狸眨巴眨巴睛睛,两只滚圆的眼睛变得细长,琥珀的色眼珠从左边转到右边,再从右边转到左边,慢慢的,再眨一下眼皮。


周奕梵只觉得一口老血涌上心头,他强忍下这口心头血,艰难的问道:“你从哪里学来的?”


“山上母狐狸那里呀。唉呀,你坏死了,咋知道我是学的?”狭长的眼睛一下子变得圆溜溜的,它偏着脑袋问周奕梵。


“你是个公狐狸,不要摆出这副妖精样。”


“妖精样?我本来就是个妖精啊,……我要吃鸡。”


“众生平等,我不能杀生!”周奕梵正气凛然地说。


狐狸眼睛亮晶晶的望着周奕梵,两只小爪子直拍“好棒啊……我要吃鸡!”


“不行!“


“我要嘛……“


“不行!!”


“你敢凶我!”啪哒一声,桌子碎了,狐狸掉在地上。


周奕梵泪流满面望着它,真不长记性!我的桌子啊……


……


最后,周奕梵挖了好多野菜,做了野菜粥。他放了个盆子在地上,狐狸把嘴伸进盆子里,慢慢的喝粥。


周奕梵蹲在地上喝着粥,不一会儿,胳膊上伸过来长长的嘴巴,上面,还沾着米粒。


周奕梵伸袖子把它嘴擦干净。它笑了,两只眼睛弯起来,像两只小小的月牙儿。


挺好看的。


周奕梵摸摸它的脑袋,它在他手掌下用脑袋拱他。


“你爹娘呢?”


“没有啊,从来就没见过。山上的狐狸挺多的,但过一阵子就会不见了,可能是死了,可能是被杀了,反正,最后只有我一个。”


“开始它们还和我玩,后来就不和我玩了,他们说我是妖怪,不长大,也不死。”


“你是第一不怕我,也不害我的人。你不愿意跟着我,那我跟着你,行不?”狐狸挤进他的怀里,三只尾巴,绕在他的脖子上。


周奕梵喝下最后一口粥,把狐狸扒下来,放在地上。


“不许再学母狐狸,一股子骚包样。”他望了望狐狸,一副委屈的小模样。


“我叫周奕梵。不许再叫我小道士了。你有名字么?要不我给你起个吧?比如旺财?来福?……“


啪哒一下,脸上趴上个软软的,毛忽忽的东西。


“我有名字的,我叫景儿啊。”



评论
热度(36)
  1. 保保金水( ´ ▽ ` )醉墨凝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新文驾到~甜度百分百,不甜不要钱~墨墨仙女妙笔生花~我就静待下场啦~

© 保保金水( ´ ▽ ` ) | Powered by LOFTER